英超彩虹旗飄揚 球員出櫃仍是禁忌 - Plataforma Media

英超彩虹旗飄揚 球員出櫃仍是禁忌

足球是充滿陽剛氣慨的競技性運動。隨著全球同志平權運動普及,近年英超也有所改變,例如舉辦一年一度的「彩虹鞋帶運動」,各比賽球場的角旗會變成彩虹旗,隊長臂章、球員及裁判的鞋帶也會變成彩虹色,呼籲各界尊重不同性取向的族群。

然而,直至今時今日,歐美球壇公開出櫃的球員仍是少數,而且大部分都是在退役後才敢透露同志身份。相對而言,女足對LGBT (同性戀、雙性戀、跨性別) 的包容度比男足高得多。

同性戀曾經是英格蘭足壇一個禁忌話題。史上首位出櫃的球員法沙奴 (Justin Fashanu) 是其中一個最令人心痛的故事,他在同志身份曝光八年後自殺身亡。

1981年,年僅20歲的前鋒法沙奴以100萬英鎊轉會頂班球隊諾定咸森林,他也是史上第一位轉會身價最高的非裔球員,當時他被視為英格蘭球壇消除種族歧視的象徵。但殘酷的命運一下子將他推落深谷,1990年有報章揭露他的同志身份,當時球隊上下都沒有人支持他,不但出言侮辱,還封殺了他的上場機會,隊友送裙子嘲諷他,法沙奴被迫轉投其他球會,但再也沒有受到重用。

1997年離開英格蘭,轉到美國馬里蘭州執教。1998年2月他被指控性侵一名17歲男童,當時同性戀在美國仍未合法化,盤問過程充滿歧視,最終他逃回英格蘭,受不了巨大壓力幾個月後上吊自盡,享年僅37歲。

他在生前最後一封信寫道:

「我意識到自己已經被判有罪。我不再想成為家人和朋友的恥辱。既是同性戀者又是名人,實在是非常難過,但我不想對此抱怨甚麼。我想說的是,我沒有性侵那名年輕人,我和他是自願的……為什麼我要逃跑?好吧,正義並不總是公平的。我覺得由於我是同性戀者,我不會得到公正的審判。」

此後,英國足球界的恐同氣氛變得更為嚴重,法沙奴的悲慘遭遇也讓其他同性戀球員更加不敢出櫃。直至2020年,他仍然是歐洲頂級球星中惟一一位出櫃的球員。 

已退役的德國中場球員希斯佩加(Thomas Hitzlsperger)在2014年出櫃,他曾提到:「一說到足球,人們往往聯想到的都是戰鬥、激情以及必勝的信念,但是一說到同性戀,人們的刻板印象都是『同志們都是軟蛋懦夫』;我並不會因為出櫃而感到羞恥。」

幸運的是,希斯佩加的教練,當時艾佛頓足球俱樂部領隊馬汀尼斯(Roberto Martinez)十分支持他:「我們支持他要成為一個快樂人的決定,其實不單是體壇,在人生中任何環境,重要的是能夠以真面目示人,當中包括敢於表達自己的性取向。」

英國《太陽報》在7月11日刊登了一封英超球員的匿名信。在信中,他承認自己是同志,很害怕球隊知道他的身份:「對我來說,寫這封信已經是邁出了一大步。球壇仍然充滿歧視和偏見,這項運動需要根本性的改變,讓同志球員能安心出櫃。」

必須小心隱藏自己的性向,為這名球員帶來莫大的心理傷害和壓力,過去一年他在法沙奴基金會提供的心理諮商支援服務底下,逐漸走出創傷。

法沙奴不幸在1998年逝世後,其侄女阿瑪爾·法沙奴(Amal Fashanu)成立了以這名球星命名的基金會,希望透過加強對性小眾群體的認識,有助消除球壇中的恐同症和種族主義。基金會已經幫助了七名足球員,其中包括兩人是英超球星,他們當中有同性戀,也有雙性戀者。

職業球員要安心出櫃仍有漫漫長路。英超球隊屈福特隊長迪尼 (Troy Deeney)近日接受BBC訪問時也坦言,性小眾這個隱形群體的人數遠比大家想像的多,「每支球隊中可能都有同性戀或雙性戀者。我衷心相信,如果他們被真正接納,第一個禮拜也至少有100名球員走出來說me too。」

Este artigo está disponível em: Português English

Related posts
巴西生活

巴西調查顯示58%受訪者反對合法墮胎

巴西社會

疫下巴西女性更難重返職場

國際巴西

議事大堂公然伸狼爪 巴西議員提告

國際社會

伊朗調查員被控鼓吹同性戀判監9年

Assine nossa Newsletter